《告子》是《孟子》书中的篇目,分上、下两篇。孟子与告子都是战国时人,孟子持性善论(人生来有向善的力量),告子持不善不恶说(即人生下来本无所谓善恶),《告子》以两人的论辩开头,集中阐述了孟子关于人性、道德及其相关理论。

孟子及其学生的告子章句上原文及翻译:本篇集中讨论人性问题,是孟子“性善论”思想较为完整的体现。连带的是仁义道德与个人修养的问题。对精神与物质、感性与理性、人性与动物性等问题也有所涉及。全篇

孟子曰:「水信無分於東西。無分於上下乎?人性之善也,猶水之就下也。人無有不善,水無有不下。今夫水,搏而躍之,可使過顙;激而行之,可使在山。是豈水之性哉?其勢則然也。人之可使為不善,其性

告子曰:「性,猶杞柳也;義,猶桮棬也。以人性為仁義,猶以杞柳為桮棬。」孟子曰:「子能順杞柳之性而以為桮棬乎?將戕賊杞柳而後以為桮棬也?如將戕賊杞柳而以為桮,則亦將戕賊人以為仁義與?率天下之人而禍仁義者,必子之言夫!

11·1 告子曰:“性,犹杞柳也 ① ;义,犹桮棬也 ② 。以人性为仁义,犹以杞柳为桮棬。” 孟子曰:“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桮棬乎? 将戕贼杞柳而后以为桮棬也 ③ ? 如将戕贼杞柳而以为桮棬,则亦将戕贼人以为仁义与?率天下之人而祸仁义者,必子之言

孟子 告子章句上 第一章 告子曰:「性,猶杞柳也;義,猶桮棬也。以人性為仁義,猶以 杞柳為桮棬。」 孟子曰:「子能順杞柳之性而以為桮棬乎?將戕賊杞 柳而後以為桮棬也?如將戕賊杞柳而以為桮棬,則亦將戕賊人以為仁 義與?

21/8/2012 · 告子曰:“性,犹杞柳也,义,犹桮棬也;以人性为仁义,犹以杞柳为桮棬。”知 孟子曰:“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桮棬乎?将戕贼杞柳而后以桮棬也?如将戕贼杞柳而以为桮棬,则亦将戕贼人以为仁义与?率天下之人而祸仁义者,必

跟隨者: 1

孟子電子全文,全文檢索、相關於孟子 的討論及參考資料。有簡體字版、繁體字版、英文版本。 简体 English 本站介紹 告子上 告子下 盡心上 盡心下 顯示資料來源 + 禮記 + 荀子 顯示資料來源

告子到底何许人也?关于告子有不同的说法。说法一:告子是东周战国时思想家,法家人物,曾受教于墨子,有口才,讲仁义。由于孟子在人性问题上和他有过几次辩论,所以他的学说仅有一鳞片甲记录在《孟子·告子》中。说法二:告子是孟子的学生。

卷十一 告子上 书名:孟子 作者:孟轲 告子曰:“性犹杞柳也,义犹杯棬也。以人性为仁义,犹以杞柳为杯 棬。”孟子曰:“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杯棬乎?将戕贼杞柳而后以为 杯棬也?如将戕贼杞柳而以为杯棬,则亦将戕贼人以为仁义与?

狀態: 發問中

二、原文:战国 孟子《孟子 告子 八》 孟子曰:“牛山之木尝美矣,以其郊于大国也,斧斤伐之,可以为美乎?是其日夜之所息,雨露之所润,非无萌蘖之生焉,牛羊又从而牧之,是以若彼濯濯也。人见其濯濯也,以为未尝有材焉,此岂山之性也哉?

狀態: 發問中

《孟子·告子上》 本篇集中讨论人性问题,是孟子“性善论”思想较为完整的体现。连带的是仁义道德与个 人修养的问题。对精神与物质、感性与理性、人性与动物性等问题也有所涉及。全篇原文共 20 章,选 14 章。

此页面最后编辑于2017年1月30日 (星期一) 15:47。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识共享 署名-相同方式共享 3.0协议之条款下提供,附加条款亦可能应用。(请参阅使用条款) 在部份国家和地区,包括中国大陆、澳门和台湾,作者精神权(含署名权)永久有效(详情)。

告子章句上 网址 : www.shuzhai.org 时间 : :2013-08-29 整理 : 古诗文网 本篇集中讨论人性问题,是孟子“性善论”思想较为完整的体现。连带的是仁义道德与个人修养的问题。对精神与物质、感性与理性、人性与动物性等问题也有所涉及。全篇原文共20章

孟子曰:「魚,我所欲也,熊掌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可得兼,舍魚而取熊掌者也。生亦我所欲也,義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可得兼,捨生而取義者也。生亦我所欲,所欲有甚於生者,故不為苟得也;死亦我所惡,所惡有甚於死者,故患有所不辟也。如使人所

孟子曰:“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爲桮棬乎?將戕贼杞柳而後以爲桮棬也?如將戕贼杞柳而以爲桮棬,則亦將戕贼人以爲仁義與?率天下之人而禍仁義者,必子之言夫!” 告子曰:“性猶湍水也,決諸東方則東流,袂

孟 子 曰 : 「 子 能 順 杞 柳 之 性 而 以 為 桮 棬 乎 ? 將 戕 賊 杞 柳 而 後 以 為 桮 棬 也 ? 如 將 戕 賊 杞 柳 而 以 為 桮 棬 , 則 亦 將 戕 賊 人 以 為 仁 義 與 ? 率 天 下 之 人 而 禍 仁 義 者 , 必 子 之 言 夫 !

告子(本文所言告子若無特别說明,均指《孟子》中的告子)是與孟子同時的著名儒家學者,其性無善惡論以及不動心、仁内義外等學說在先秦哲學史上獨樹一幟。但是,告子生平卻不爲人所知。

孟子(前372年-前289年),名軻,鄒國(今山東省 鄒城市)人,東周戰國時期儒家代表人物。其字號在漢代以前的古書沒有記載,但曹魏、晉代之後卻傳出子車、子居、子輿、子展等不同的字號,字號可能是後人的附會而未必可信。

生平 ·

告子曰:「性猶湍水也,決諸東方則東流,袂諸西方則西流。人性之無分於善不善也,猶水之無分於東西也。」 湍,他端反。湍,波流瀠回之貌也。告子因前說而小變之,近於揚子善惡混之說。孟子曰:「水信無分於東西。無分於上下乎?

本篇共二十章。第一章至第四章都是孟子与告子的对话,主要记载的是孟子与告子之间围绕“人性”这一话题所展开的辩论。大致可分为“杞柳桮棬”之辩、“以水喻性”之辩、

《告子》是《孟子》书中的篇目,分上、下两篇。孟子与告子都是战国时人,孟子持性善论(人生来有向善的力量),告子持不善不恶说(即人生下来本无所谓善恶),《告子》以两人的论辩开头,集中阐述了孟子关于人性、道德及其相关理论。

22/2/2006 · 孟子曰:「仁,人心也;義,人路也。舍其路而弗由,放其心而不知求,哀哉!人有雞犬放,則知求之;有放心,而不知求。學問之道無他,求其放心而已矣。」

告子章句上 第一节 作者:佚名 告子曰:性,犹杞柳也;义,犹桮桊也。以人性为仁义,犹以杞柳为桮桊。 孟子曰: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桮桊乎?将戕贼杞柳而后以为桮桊也?如将戕贼杞柳而以为桮桊,则亦将戕贼人以为仁义与?率天下之人而祸仁义

《孟子·告子上》译文 (一)告子曰:“性犹杞柳也①,义犹杯棬也②;以人性为仁义,犹以杞柳为杯棬。” 告子说:“人的本性好比杞柳,义好比杯盘;使人性变得仁义,就像把杞柳做成杯盘。”孟子曰:“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杯棬乎?

告子曰:「性,猶杞柳也;義,猶桮棬也。以人性為仁義,猶以杞柳為桮棬。」 孟子曰:「子能順杞柳之性而以為桮棬乎?將戕賊杞柳而後以為桮棬也?如將戕賊杞柳而以為桮棬,則亦將戕賊人以為仁義與?

1.《告子章句下·第十六节》 孟子曰:“教亦多术矣,予不屑之教诲也者,是亦教诲之而已矣。” 2.《告子章句下·第十五节》 孟子曰:“舜发于畎亩之中,傅说举于版筑之闲,胶鬲举于鱼盐之中,管夷吾举于士,孙叔敖举于海,百里奚举于市。

屋廬子不能對,明日之鄒以告孟子。孟子曰:「於答是也何有?於,如字。何有,不難也。不揣其本而齊其末,方寸之木可使高於岑樓。揣,初委反。本,謂下。末,謂上。方寸之木至卑,喻食色。岑樓,樓之高銳似山者,至高,喻禮。

《孟子·告子章句上·第一节》 告子曰:“性,犹杞柳也;义,犹桮桊也。以人性为仁义,犹以杞柳为桮桊。” 孟子曰:“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桮桊乎?将戕贼杞柳而后以为桮桊也?如将戕贼杞柳而以为桮桊,则亦将戕贼人以为仁义与?

一 告子曰:“性,猶杞柳也;義,猶桮棬也。以人性為仁義,猶以杞柳為桮棬。” 孟子曰:“子能順杞柳之性而以為桮棬乎?將戕賊杞柳而後以為桮棬也?如將戕賊杞柳而以為桮棬,則亦將戕賊人以為仁義與?

告子章句上-本篇集中讨论人性问题,是孟子“性善论”思想较为完整的体现。连带的是仁义道德与个人修养的问题。对精神与物质、感性与理性、人性与动物性等问题也有所涉及。全篇

一暴十寒 一暴十寒孟子 一暴十寒孟子圖冊 出處: 先秦•孟軻《孟子•告子上》:“雖有天下易生之物也,一日暴之,十日寒之,未有能生者也。” 一暴十寒-詞 一暴十寒 拼音:yī pù shí hán 解釋 雖然是最容易生長的植物,曬一天,凍十天,也不可能生長。

孟子 告子章句上_孟子 告子章句上 一 告子曰:“性,犹杞柳也;义,犹桮桊也。以人性为仁义,犹以杞柳为桮桊。” 孟子曰:“子能顺杞柳之性而以为桮桊乎?将戕贼杞柳而后以为桮

告子曰:「性,猶杞柳也,義,猶桮棬也;以人性為仁義,猶以杞柳為桮棬。」 孟子曰:「子能順杞柳之性而以為桮棬乎?將戕賊杞柳而後以桮棬也?如將戕賊杞柳 而以為桮棬,則亦將戕賊人以為仁義與?率天下之人而禍仁義者,必子之言夫!

孟子告子章句上-孟子全文翻譯、古文,文言文免費在線翻譯網站,文言文大全 告子章句上 本篇集中討論人性問題,是孟子「性善論」思想較為完整的體現。連帶的是仁義道德與個人修養的問題。

”(《孟子集注·告子下》)然而君子做事的动机,有时是一般人不能察识的。 如“孔子为鲁司寇不用”一段,对“孔子欲以微罪行,不欲为苟去”的深层原因作了剖析,表明君子做事的得体和智慧。

孟子既反對其材料說,亦反對其中性說,這亦是必然相隨而來的。然則究竟什麼樣的性可視之為材料和中性?又什麼樣的性不可如此看?性猶湍水,性猶杞柳,是告子舉例以明之。孟子即就其所舉之例而駁之。下文告子則就原則以明性為材料之中性義。

《告子章句上》选自《孟子 》。 《孟子》一书七篇,是战国时期孟子的言论汇编,记录了孟子与其他诸家思想的争辩,对弟子的言传身教,游说诸侯等内容,由孟子及其弟子(万章等)共同编撰而成

公都子曰:“告子曰:‘性无善无不善也。’或曰:‘性可以为善,可以为不善;是故文、武兴,则民好善;幽、厉兴①,则民好暴。’或曰:‘有性善,有性不善;是故以尧为君而有象;以瞽瞍为父而有舜;以纣为兄之子,且以为君,而有微子启、王子

孟子曰:「子能順杞柳之性而以為桮棬乎?將戕賊杞柳而後以為桮棬也?如將戕賊杞柳而以為桮棬,則亦將戕賊人以為仁義與?率天下之人而禍仁義者,必子之言夫!」 第二章 告子曰:「性猶湍水也,決諸東方則東流,決諸西方則西流。